杨利伟文章入选语文教材几年级课本?杨利伟《太空一日》文章内容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9日

       6月17日, 神舟十二号三名航天员先后进入天河核心舱, 标志着中国人首次进入自己的空间站。杨立伟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笑称, 这个家太大了, 很羡慕战友们能在里面安家。当时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杨立伟是中国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专家们的开创性工作使中国成为第三个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 2003年10月15日, 执行中国首次载人航天任务的航天员杨立伟在登上太空舱前挥手致意。图片来源:新华社 同年, 杨立伟获得2003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称号。他还与钟南山、陈忠和、巴金、成龙等人一起获得该称号。昨天, 杨立伟写的一篇详细讲述自己进入太空前后的经历和感受的文章在网上走红。截止发稿, 相关微博点赞数超过36万。本文编入人民教育版第二册(2018年修订版)第二册, 名为《太空一日》, 出自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天地九层》 2010年。后者是杨立伟自己写的自传。他回顾了自己的成长经历, 讲述了自己是如何从一个小镇少年成长为一名军人、一名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 再经过无数次极限训练, 成为一名宇航员。在《太空一日》中, 杨立伟回忆飞船的发射在上升阶段, 火箭和飞船发生了低频共振, 他以常人无法比拟的意志力撑过了最艰难的26秒。它出乎意料地发生了。共振以曲线的形式变化着, 疼痛越来越强烈, 五脏六腑都仿佛要破碎了。我几乎无法忍受, 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共振持续26秒后, 逐渐减弱。我从极度难受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所有的难受都消失了, 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适。但在痛苦的极点, 就在刚才的短短一瞬间,

我真的以为自己要牺牲了。后来, 整流罩打开了, 外面的光线立刻从舷窗射了进来。阳光如此刺眼, 我的眼睛忍不住眨了眨。就在这时, 指挥厅里有人喊道:你看, 他眨了眨眼, 李威还活着!所有的人都鼓掌欢呼。杨立伟回到地面后, 向工作人员详细描述了这次低频共振的体验。随后工作人员改进了技术流程, 解决了问题。神六飞行期间, 情况明显好转;在随后的太空飞行中再也没有见过它。宇航员在太空中唯一能看到的建筑是长城?在这篇文章中, 杨立伟辟谣了。我曾经俯瞰过我们的首都北京, 白天在燕山边缘灰白相间, 难以分辨, 晚上一片红晕, 那里有我的战友和亲人。我多次尝试寻找长城, 但无济于事。
       神舟六号和神七号飞行当我让宇航员仔细观察时, 他们也没有看到长城。在太空中, 你实际上看不到任何单一的人造结构。我问过世界上许多宇航员, 但没有人能拿出他们所看到的确凿证据。即使是巨大的城市, 在晚上看到时也只是淡淡的红色。无论是神秘未解的敲击声, 还是下降过程中飞船频繁剧烈摇晃, 国外航天员都不会告诉新手, 杨立伟会一一告诉神六、神七的同志:让他们精神抖擞准备好了。 , 并告诉他们不要紧张, 这很正常。网友们看完后感叹:光看文字就觉得害怕。小时候不懂, 长大后才真正明白他为什么是英雄。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感谢为中国航天做出贡献的员工。想了解更多, 请阅读《太空一日》杨立伟全文, 我以为9:00就要牺牲了, 火箭尾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数百吨高能燃料开始燃烧燃烧起来, 八台引擎同时喷出炽热的热量。火焰, 高温高速的气体, 在几秒钟内将发射台下的数千吨水变成了蒸汽。火箭起飞了。我整个人都绷紧了, 我的肌肉绷紧了, 我的整个身体像一块铁一样收缩着。
       一开始, 船缓缓升起, 非常平稳, 甚至比电梯还平稳。训练的时候, 我感受到的压力远比想象的要小, 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身体紧绷的肌肉也逐渐放松了。逃生塔被分离, 助推分离火箭逐渐加速, 我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因为我们在训练的时候经历过这种负荷, 变化的幅度是均匀的它比我训练时要小一些, 所以我的身体感觉很好, 我认为这不是问题。但就在火箭升到三十、四十公里的高度时, 火箭和飞船开始剧烈晃动, 产生共振。这让我感到非常苦恼。人体对10赫兹以下的低频振动非常敏感, 可以使人体内部器官产生共振。这时候就不仅仅是低频振动的问题了, 这个新的振动是叠加在6G左右的负载上的。这种叠加太可怕了,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种训练。它出乎意料地发生了。共振以曲线的形式变化着, 疼痛越来越强烈, 五脏六腑都仿佛要破碎了。我几乎无法忍受, 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当时, 我脑子里很清楚, 以为飞船就是这样起飞的。事实上, 起飞时出现的共振并不是正常现象。共振持续26秒后, 逐渐减弱。我从极度难受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所有的难受都消失了, 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适。但在痛苦的极点, 就在刚才的短短一瞬间, 我真的以为自己要牺牲了。从飞机回来后, 我详细描述了不舒服的过程。工作人员经过分析研究认为, 飞船的共振主要来自火箭的振动。然后他们改进了技术流程来解决这个问题。
       神六飞行期间, 情况明显好转;在随后的太空飞行中再也没有见过它。聂海生说:我们坐的火箭和飞船都很舒服, 几乎感觉不到不要振动。在难以忍受的空中 26 秒中, 我不仅感到无比漫长, 而且地面上的机组人员也处于前所未有的紧张状态。因为透过大屏幕, 飞船传回来的画面被定格了, 我一动也不眨眼。每个人都担心我出了什么事。
       后来, 整流罩打开了, 外面的光线立刻从舷窗射了进来。阳光如此刺眼, 我的眼睛忍不住眨了眨。就在这时, 指挥厅里有人喊道:你看, 他眨了眨眼, 李威还活着!所有的人都鼓掌欢呼。这时, 我第一时间向地面报告了飞行状态:神舟五号报告整流罩打开正常!当我回到地球观看这段录像时, 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从载人飞船上看到的地球不是球形的, 而是一个弧形。因为地球的半径超过6000公里, 而飞船的轨道距离地面约343公里。我们通常在地理书籍中看到的球形地球照片是由更高轨道的同步卫星拍摄的。在太空中, 我可以准确地确定大陆和国家的方位。因为航天器有预定的飞行轨迹, 它可以实时指示航天器去哪里, 以及它在地球上的投影位置。有图可循, 一目了然。即使没有仪器和地图的帮助, 以我们在航天课程中学到的知识, 从山脉的轮廓、海岸线的方向和河流的形状, 我基本上可以分辨出飞船正在经过哪个大陆, 以及它经过的地方。国家。途经亚洲, 尤其是飞越中国, 我会仔细辨认自己在哪个省份, 飞越哪个地区。飞船的速度比较快, 经过某个省、某个地方甚至中国上空的时间都很短。每次飞行后, 我都期待着下一次。我曾经俯瞰过我们的首都北京, 白天在燕山边缘灰白相间, 难以分辨, 晚上一片红晕, 那里有我的战友和亲人。宇宙飞船绕地飞行了 14 圈。前 13 圈飞行的轨迹不同,

没有重复。只有第14圈回到了第一圈的位置, 准备返回。在距地面300多公里的高度, 俯视时视野非常开阔, 祖国大部分省份都看过。然而, 我没有看到长城。曾经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 宇航员在太空中唯一能看到的建筑就是长城。我和大家的心情一样, 想验证一下这个说法。我多次尝试寻找长城, 但无济于事。神舟六号、七号飞的时候, 我叫航天员仔细看, 他们也没有看到长城。在太空中, 你实际上看不到任何单一的人造结构。我问过世界上许多宇航员, 但没有人能拿出他们所看到的确凿证据。即使是巨大的城市, 在晚上看到时也只是淡淡的红色。在太空中, 我还看到了从舷窗中飘过的棉绒状物体, 小到米粒, 大到指甲, 我听不到任何声音, 也感受不到这些东西的冲击。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那可能是灰尘, 高空可能不是那么纯净, 会有一些杂质, 也可能是太空垃圾。那些东西是悬浮在船外的, 我抓不到, 到现在也没弄清楚是什么。神秘敲击作为第一次飞行的宇航员, 出现了一些小问题, 还有很多其他突发的、无法解释的、没有计划的情况。例如, 当航天器刚刚进入轨道并处于失重状态时, 80%到90%的航天员会产生本末倒置的错觉。这种错觉是很不舒服的。即使我坐起来, 我也觉得我的头在往下冲。如果不消除这种倒挂的错觉, 你会觉得自己一直在倒飞, 非常难受。严重时可能诱发空间晕动病, 影响任务完成。地面上没有人提到过这种情况, 即使有人知道, 训练也无法模拟出来。估计在我之前有过太空旅行的外国宇航员也会有类似的经历, 但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在这种情况下, 除了完全靠意志力来克服这种错觉, 别无他法。想象自己在地面上训练, 闭上眼睛思考, 不断思考, 给身体一个适应的过程。几十分钟后, 我终于适应了。神六、七号起飞后, 航天员有这种错觉, 但他们有心理准备, 因为我仔细告诉他们。而且, 飞船的舱室也进行了改进, 内壁上下涂上了不同的颜色, 天花板是白色的, 地板是棕色的, 方便宇航员快速调整感觉。我在太空遇见了另一个未知的人, 那是偶尔的敲门声。这声音突然出现, 不是一直出现, 而是阵阵阵阵, 无论白天黑夜, 都没有规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响起几声。既不是外面传来的声音, 也不是飞船内部的声音, 仿佛有人在敲外面的飞船船体。很难准确描述, 不是叮叮, 不是当当, 更像是用木锤敲打铁桶, 咚咚咚, 船一直在正常行驶, 所以没向地面报告。但我还是很紧张, 因为我是第一次坐飞机, 怕出了什么问题。每当声音响起, 我就趴在舷窗边, 边听边看, 试图找出声音在哪里, 但什么也找不到。回到地表后, 对于这个神秘的声音, 人们纷纷猜测。技术人员想弄清楚它是从哪里来的, 所以他们用各种方式模拟它, 录下来让我一遍又一遍地听, 但我总觉得它不一样。对宇航员最基本的要求是严谨。如果不是时代的声音, 我就不能签名, 只好反复听, 断断续续听了一年多。但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证实, 那个神秘的声音也没有准确地在我耳边重现。在神六、七号飞行过程中, 声音又出现了, 但是我告诉航天员:不要害怕这个声音, 这是正常现象。 5点35分, 返程如此惊险, 北京航天指挥中心向飞船发出返程指令。飞船开始像刹车一样在343公里高的轨道上刹车。宇宙飞船首先进入轨道在推进吊舱向前的情况下, 在向上返回时进行 180 度的姿态调整, 这需要 180 度的 U 形转弯。关闭发动机! 5时58分, 飞船速度降低到一定值, 开始偏离原轨道,

进入无动力飞行状态。 6时4分, 飞船飞到离地面100公里的地方, 逐渐进入稠密的大气层。此时, 飞船的飞行速度还是非常快的。遇到空气阻力后急剧减速, 导致近4G过载。我的前胸和后背压力很大。我们已经接受过处理这种情况的训练, 因此我们对它感到身体上的舒适, 并且不会对此感到紧张。还有其他一些原因让我感到紧张和恐慌。一是高速飞行的航天器与大气摩擦, 产生的高温将舷窗外面烧红;紧接着, 红色舷窗外, 红白相间的碎片不断掠过。航天器外表面有抗烧蚀层, 耐高温。随着温度的升高, 它开始剥落, 在剥落过程中, 它会带走一部分热量。我已经了解了这一点, 看到这种情况,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非常紧张, 因为右边的舷窗开始破裂。窗外像钢炉一样燃烧着, 玻璃窗开始裂开, 图案和钢化玻璃破碎后的小裂缝一样。这种细裂缝,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说不要怕, 是骗人的, 你以为, 外面的温度是1600-1800摄氏度。我的汗水都出来了。这时,

机舱内的温度也在上升, 但还不足以让我瞬间出汗。, 其实主要是因为紧张。当时的情况我还记得清楚:飞船急速下降, 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冲击波不仅温度极高, 还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飞船超载, 不停地震动, 里面传来刺耳的声音。不怕外面的高温!对面有碎片, 别怕!超载也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当我看到舷窗玻璃开始裂开时, 我又紧张起来, 心想:完了, 这个舷窗已经不行了。当时我突然想到, 这不就是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发生的事情吗?隔热罩上先出现了一条裂缝, 然后高温导致飞船解体。现在, 如果这么大的舷窗被打破, 那也没关系!右边的舷窗先裂了, 到一半的时候, 我转头看左边的舷窗, 它也开始裂了。这时候我才稍微松了口气:哦, 可能没问题!因为如果是故障, 复发的概率并不高。回来后才知道, 飞船舷窗外面做了一层防燃涂层, 而且是涂层烧裂开裂, 而不是玻璃窗本身。为什么两边不会同时出现裂缝?因为两边用的材料不同。之前每次进行飞船发射和返回的实验, 返回的飞船舱室都被高温烧毁, 舷窗呈黑色, 工作人员看不到这些裂缝。而如果不是在飞船体内亲眼目睹, 谁也不会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此时, 飞船处于黑色屏障区域, 距离地面约80至40公里。飞行到离地40公里时, 飞船飞了出去黑色结界区域内, 速度有所下降, 上面所说的异常移动也有所减弱。一项关键的行动, 降落伞投掷, 即将开始。这时, 舷窗已经烧黑了。我坐在里面, 怀里抱着操作箱, 屏住呼吸等待配合程序:去哪里, 做什么, 发什么指令, 判断和操作一定要准确。 6时14分, 飞船距离地面10公里。飞船放下降落伞罩, 迅速拿出了导伞。这是一个激烈的举动。可以听到砰的一声, 非常响亮, 164 分贝。里面, 感觉自己被人用力拉扯, 瞬间超载巨大, 对身体的冲击也很厉害。接下来是一系列快速动作。引导降落伞出来后, 立即取出减速降落伞页面。减速降落伞使飞船减速, 16秒后取出主降落伞。其实最痛苦的就是这个过程。一声巨响, 你会感到突然减速;引导降落伞一打开就用力提起, 很结实, 会吓人;再次把你拉到另一边。每一次的力量都相当沉重, 船也疯狂的摇晃着。让人不禁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我问过俄罗斯宇航员, 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新宇航员这个过程, 怕新手会害怕。当我回来时, 我解释了它。我向沉六、沉七同志解释了每一步, 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并告诉他们不要紧张, 这很正常。我们宇航员非常重视这个过程:一把撑开的伞意味着安全和有保障, 至少生命是有保障的。所以我被拖到了各处过了一关, 稳定了之后, 我真的有信心数据出来了, 速度控制在了规定的范围内。我知道, 这把伞一定要打开!离地5公里时, 飞船放下防热外底, 露出缓冲引擎。与此同时, 主降落伞也有了动静, 此时它变成了一个双吊架, 飞船被拉直, 在风中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飞船离地1.2米, 缓冲引擎点火。然后宇宙飞船带着一只汤姆降落。我感到着陆重创, 船反弹了。当它第二次落地时, 我迅速按下了剪伞开关。船停了下来。这次是2003年10月16日的6点23分。那一刻, 周围一片寂静, 舷窗一片漆黑, 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几分钟后, 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喊叫声, 手电的光束隐约从舷窗透进来。我知道:他们找到了飞船, 外面有人! *出自《九层天地》(解放军出版社2010年版)。有删减。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7 上海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shanghaiguangdiankejiyouxiangongsi (thebohemianbrigade.com),All Rights Reserved